当前位置: 首页 话题 奈何BOSS又如何

奈何BOSS又如何

评分:
0.0分

分类:电视剧 大陆 2020

简介: 详情

《奈何Boss又如何》制片人陈益韬:甜宠剧没有利润空间可言

佚名话题人气:333时间:2021-09-16 00:15:28

  2020上半年的爆款中出现了一个新品类——悬疑短剧,由秦昊、王景春、张颂文以及荣梓杉、史彭元、王圣迪等主演的《隐秘的角落》共12集,豆瓣评分最终落定8.9,近40万人参与评价。而悬疑热还在继续,爱奇艺与优酷的悬疑剧场中仍有部分悬疑剧值得期待。

  在“爬山梗”、“日记梗”、“白船梗”等热议中,曾风头正盛的甜宠剧也在市场上坚挺的存活着,据《奈何Boss又如何》制片人陈益韬透露,仅六月一个月各大平台上线的甜宠剧便有20余部。

  陈益韬是“奈何Boss系列”制片人,也是甜剧制造公司华晨美创创始人。在六月份甜宠市场中,出自华晨美创的甜宠剧就有三部,分别为《奈何boss又如何》(以下简称《又如何》)、《夏夜知君暖》、《嘉人本色》。

(《奈何Boss又如何》剧照)

  近年来,甜宠剧扎堆的情况愈加明显,甜宠制造在演员、公司、制作等方面均有升级,但如何在已经拥挤的赛道脱颖而出,却让甜宠制造者头大。因此,首席娱乐官记者(yuleguan001)专访华晨美创创始人陈益韬,和他聊了聊甜宠剧播出的情况与遗憾、甜宠市场的变化与突破,以及华晨美创的甜剧制造方法论与未来走向。

一月20部,分流严重

  不及预期的不止《奈何Boss又如何》

  自《奈何Boss要娶我》两部剧播出后,华晨美创便被贴上了“甜剧制造”的标签,尽管公司起步不算早,规模也不大,但近两年也为市场输送了不少甜宠剧。

  如2019年12月突然小爆的《一夜新娘》,其热度虽然不能与同期大制作相抗衡,但仍能在德塔文、猫眼等数据榜上跻身前十名,而近期播出的《奈何Boss又如何》情况同样如此,在剧集更新当天,热度仍能冲进猫眼数据榜单的前五,但播出之后又会回落,被同期其它甜宠剧《传闻中的陈芊芊》与《你是我的命中注定》所压制。你追我赶,甜宠市场在六月的竞争格外激烈。

  《奈何Boss又如何》作为系列剧,在六月市场中有着自身的独特性。近年来,随着甜宠制造的升级,一些小成本甜宠剧成为爆款后,制片人们更乐意最大程度的释放甜宠效果,于是系列剧越来越多,如“双世宠妃”、“小美好”以及“奈何Boss”。但系列剧并不是品牌的一劳永逸,在此过程中,每个系列剧都面临着自己的难题,其中《奈何Boss又如何》则面临“换角色”、“剧粉迁移”、“分流与营销”等方面的问题。

  《又如何》开播时,便有剧粉发出“为什么会更换男女主角”的疑问,对于粉丝而言,她们不仅是剧粉,同时也是前两部戏的主角的cp粉,更换主角之后反而会心有不适。

  在陈益韬看来,《又如何》更换主角是一件顺理成章的事情,一方面,“相较于《要娶我》,《又如何》相当于一个新的故事,与之前的剧情没有重合”;另一方面,“演员档期也是一个问题。除去演员因素外,甜宠剧有个特定的逻辑,就是从遇见到热恋,它是一个最美好的过程, 那接下来你再用原班人马拍三,就只能拍夫妻之间的情感。这有违我们的初衷,就不是我们要拍的甜宠剧了。”

(《奈何Boss要娶我》剧照)

  相较于“奈何Boss”前两部剧,《又如何》在资金方面与剧情方面都有较大的升级,“《又如何》的预算比前两部剧要更加充足,我们在场景、分景以及置景上的搭建都高大上很多;其次就是整个剧情的升级,《奈何Boss要娶我》1和2的剧情与逻辑性不够严密,它更狗血一点,但是到了《又如何》的时候,整体的逻辑性和剧情的节奏感要强很多,包括里面甜宠撒糖的方式也玩得更加高级,不会像之前以接吻为主,现在吻戏很少了。”

  即便剧组配置比以往高,剧情也朝更有逻辑的方向过度,并避免工业糖精的内容,但《又如何》仍没有达到陈益韬的预期,“从播出效果来看,《又如何》每周更新的时候可以上行业前三,说白了还算可以,但没有达到我的预期,一方面是因为同时段出现的甜宠剧较多,观众被分流,另一方面,我觉得剧集质量与内容都可以,但没有做好前期的营销工作。”

  在营销方面,小制作甜宠剧尤其是系列剧的甜宠剧,往往会搭建粉丝群,借助粉丝的力量营销。

  在《奈何Boss要娶我》播出之后,陈益韬团队很快建立了5000人的粉丝群,在群里发放一些周边以及红包福利,让粉丝帮忙进行宣传,最终效果也不错。但陈益韬发现,剧粉的“迁移能力”有限,在《奈何Boss要娶我2》播出时,粉丝只留下了一部分,于是在《奈何Boss又如何》播出时,陈益韬团队在公司官方微博下建立了新的粉丝群,而新群的建立却让老剧粉产生了一种抛弃之感。

  “我当时做这个事情的出发点是基于公司品牌对粉丝的聚焦,但老剧粉很寒心,这是我在粉丝迁移过程中做的一个错误决策,所以就导致在前期没有粉丝来帮我们共同营业。”陈益韬把粉丝的宣传称作“羊群效应”,让他们的意见带动更多人观看剧集,打破大多数的沉默,不让“网喷”的话成为一言堂。

  与此同时,陈益韬认为平台的宣传与推广也是必需的,“因为像我们这种4000万、5000万的腰部剧,演员不会特别知名,如果推广跟不上真的是酒香也怕巷子深。”

  事实上,不及预期的并不止陈益韬所提到的《奈何Boss又如何》、《嘉人本色》。6月24日,欢娱影视旗下艺人赵弈钦发布了一条给于正道歉的视频微博,视频中,赵弈钦多次拿水泼向自己,主要原因为他所主演的《山寨小盟主》不及预期,“如果《99分女朋友》不行,我再泼自己一杯水。”赵弈钦对着镜头说道。

  但在《隐秘的角落》、《爱我就别想太多》、《暮白首》等制作与演员阵容更强大的剧集面前,《99分女朋友》、《亲爱的义祁君》、《奈何Boss又如何》、《蜗牛与黄鹂鸟》等甜宠剧只能靠后排,大市场下,甜宠剧不再是“捧男主”与“占热搜”的体质了。

  “我觉得《又如何》仍然是一个很能打的剧,从每周更新排名来看,它的长尾效应很强,在未来很长的一段时间都可以给芒果tv带来收入。现在做甜宠剧,更重要的是看它持续性的收入,以及剧情本身的质量。”

甜宠现况:竞争对手变强变多

  利润空间变小

  “大公司入局”、“演员升级”、“赛道拥挤”、“类同化严重”是陈益韬对近年来甜宠剧市场变化的总结。

  从2020上半年播出的甜宠剧目中,便能窥见这样的形势,第一季度的青春甜宠剧《冰糖炖雪梨》,出品公司为完美影视,《传闻中的陈芊芊》的出品方橙子映像曾经主要做电影,《幸福,触手可及!》的主演是迪丽热巴与黄景瑜,上半年甜宠剧中,火出的一个新人仅有丁禹兮。而在市场的对比之下,上半年最出彩的仍属现实剧与悬疑剧,甜宠剧被“挤压”。

  谈及做甜宠剧的危机感,陈益韬认为:“它不在于悬疑剧和现实剧的出彩,而在于这个品类本身的创新和竞争对手的增多。”

  首先,相较于往年,目前甜宠赛道不仅数量变多,编剧与拍摄实力也在不断提升,“导演与编剧水平较以往都大幅度提高,同品类下竞争变大,同时,类同化作品变多,观众审美很容易疲劳,以去年的《一夜新娘》为例,它之所以火,有一个原因是同类型的竞争对手不多。”

  其次,从甜宠捧新人到“老人”演甜宠,甜宠赛道上,演员也在升级,“迪丽热巴、黄景瑜、任嘉伦等都将甜宠剧的演员咖位提升了一个层次。”去年大火的《亲爱的,热爱的》,女主角杨紫就已经有过多部优质作品。

  老牌公司入局,新兴公司优先选择做甜宠,加剧赛道的拥挤程度。

  “我觉得最大的危机不是说悬疑剧和现实主义剧的拓展,而是完美影视、万达这些大公司杀进了甜宠赛道,新兴公司也都挤在这里。悬疑剧和现实主义剧虽然越拍越精彩,但是能够做的公司其实很少,做的好的公司来来回回也就那么几家,毕竟在审核标准更严格的情况下,不是人人都敢去报这些剧的。我们就不敢报,我手里有这么多好的刑侦剧,不敢自己做,只能卖,因为拍完之后有可能会被卡在那里过不了审。《掌中之物》到现在还没播呢。”

  “再加上现在的限薪令,谈恋爱反而成为最容易拍的内容。现在整个甜宠剧扎堆,我觉得主要还是政策引导导致的,因为这个东西最容易过审,所以很多人在这里扎堆,竞争也会越来越大,但是好处就在于,在这种恶劣的竞争环境下,总会杀出来真正的好作品,这对观众来说是一种幸福的事情。”

  大公司竞相追逐,大咖位演员下场,但甜宠剧已经没有利润空间可言,“我觉得甜宠剧已经基本没有利润空间了,进来做就是亏,像我们公司目前就是赚点定制费,定制费其实也不赚钱了。但我相信再坚持两年,两年后我们能够活下来,那重新又会赚钱,到时候我觉得做甜宠剧靠谱的公司可能不超过10家,我们能不能成为这10家公司之一,就需要不断优化自己的内容了。”

  从制作成本、出品公司、主要演员来看,甜宠剧不再“小”,从数量以及类型来看,甜宠正在迎来市场的审美疲劳,受观众“宠爱”的难度变大。

甜剧竞争下半场:

  最难的或许是明年

  从《奈何Boss要娶我》、《一夜新娘》到如今的《奈何Boss又如何》、《嘉人本色》等剧,短短一年半的时间,华晨美创已经成为甜宠赛道上的一颗新星与常客。

  起初,华晨美创只是一家IP猎头公司,公司早期购买了诸多IP版权,其中包含许多女频文,借助这样的优势,再加上对剧集市场观众取向的分析,华晨美创走上了甜宠赛道,除了文章中提到的已播剧外,还有《玲珑狼心》、《清落》两部待播剧,公司与腾爱优芒狐也均有合作,在甜剧市场上打出自己的特色标签。

  在甜宠剧制造的方法论上,陈益韬看重编剧团队与类型的新颖性。基于IP储存丰富的优势,陈益韬团队会选出拍摄潜力大的小说,邀请3-4组编剧同时进行改编、试稿,在达到公司内部评估体系之后,才会推给平台去立项,整个过程已经形成体系化,“假设最终我们推出了四五部作品,但通过这个评估体系,我们其实已经淘汰了很多同类型作品。”

  在剧本评估方面,陈益韬更看重“人设”与“网感和爽点”两大要素,“人设升级,人物关系立得住,能够引发共鸣,具有强烈的冲突感与矛盾感,这是我看中的第一个要素,其次是看内容中是否有网感与爽点,网感与爽点其实是一个人聪明才智结合的东西,当编剧把这些内容进行强化后,剧情的节奏与紧凑就有了,再加上人设的精彩,故事会更加好看。”

  “我觉得网剧制片人,以小博大的成功是偶然的,只要做错一个决策也许就会留下遗憾。”这是陈益韬从业以来的最大感受,以此次刘芮麟、李婷婷主演的《嘉人本色》为例,陈益韬原本对这部剧报以很大的期待,因为无论是导演还是主演,在甜宠剧领域都有自己的代表作,平台也认可。但最终这部剧并没有火起来,“这部剧倾注了我所有的专注与努力,看过的都给好评,但就是不火,我觉得成功就是说要在商业上获得巨大的成功,这部剧目前没有达到,如此一来,我就会去反思,到底是哪一环节出了问题。”

(《嘉人本色》剧照)

  在采访过程中,陈益韬告诉首席娱乐官记者,影视圈从业者应该遵循三大定律,除了前文中提到的“羊群效应”外,还有“手表定律”与“墨菲定律”,前者意味着“做决策的人不能太多,各环节有话语权的人都来做决策,却不对结果负责,执行层反而不知道该怎么做,最后产生混乱了”,后者意味着“任何事情你都要做最好的期待,但是一定要做最悲观的准备,一部剧从开机到播出,总会有许多变局,如演员问题,粉丝纠纷等。”

  疫情期间,陈益韬接受了多个媒体的采访,被问询剧组的损失情况,但在此次采访中,陈益韬告诉记者:“今年不是最难的,最难的是明年。疫情的原因导致我们几个项目已经延期到明年,此外演员、平台也会随之发生一定的变化,再加上电影公司的人也需要吃饭,到时候这个赛道或许会更拥挤。”

  甜宠剧竞争来到下半场,或许已经到了“我命由天不由我了”。

本站所有视频和图片均来自互联网收集而来,版权归原创者所有,本网站只提供web页面服务,并不提供资源存储,也不参与录制、上传
若本站收录的节目无意侵犯了贵司版权,请发邮件至mlys@gmail.com (我们会在3个工作日内删除侵权内容,谢谢。)

© 2021 mlys.net 名流影视 京ICP备888888号

电影

剧集

综艺

动漫

明星

角色